是何年

阿史那社尔的忠诚

时间:2012-03-04 16:56来源:是何年 点击:
公元640年,农历五月。一支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,从长安驰往西郊昭陵。大唐皇帝、被周边各民族尊称为天可汗的李世民去世了。 中原汉人的眼泪流下来,外族使节的血淌下来按照本民

公元640年,农历五月。一支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,从长安驰往西郊昭陵。大唐皇帝、被周边各民族尊称为“天可汗”的李世民去世了。

 

中原汉人的眼泪流下来,外族使节的血淌下来—按照本民族传统,他们割发、划脸;伤耳,为“天可汗”送行。突然,一位高鼻深目的突厥人,从满地鲜血中走出,自残毁容的脸上一片哀恸。他恳求新皇李治,允许他自杀,殉葬于李世民陵前。

 

李治认识他—突厥王子阿史那社尔,11岁成为突厥部族首领,在李世民的麾下征战13年,足迹踏遍了辽阔的西域。

 

隋末,李世民替父亲李渊打江山,曾向突厥称臣进贡。当时的突厥,王姓“阿史那”,兄弟三人,轮流坐庄,是为始毕可汗、处罗可汗、颉利可汗。处罗可汗的幼子叫阿史那社尔,公元617年左右,11岁的阿史那社尔,成了部族首领,统治铁勒、回纥这些小民族。他“在位十年,无所课敛”,甚至说出了“部落既丰,于我便足”的深刻道理。

 

过了10年,叔叔颉利可汗要去打唐朝,顺便就把社尔带上了。这一次,颉利自鸣得意—他打到了长安城下。刚刚当上皇帝还不到20天的李世民亲自出马,来到渭河旁边,与颉利可汗签下了“渭水之盟”,大意就是你退兵、我进贡、互不相犯云云。

 

这是阿史那社尔第一次遇见李世民,被李世民仅率六骑、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势深深震惊,当时,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是站在胜利者的队伍中。

 

回到草原后,突厥就出了内乱。阿史那社尔离开家乡,单枪匹马来到了西域,把持十几万精兵,尊号“都(答)布可汗”。可这般胜景,不过昙花一现。社尔走得再远,王族的自相残杀还是不放过他,征战失败后,他被赶出西域。

 

走投无路了。社尔看着身后残留的万名部众。突然,渭水边的一幕闯入脑海,于是在贞观十年,突厥王子阿史那社尔,率部归唐。他的部落被安置在甘肃灵州,他只身一人入长安,把自己的命运拱手交给已经大胜突厥的李世民。

 

李世民以开阔的民族胸怀接纳了阿史那社尔,在大唐朝廷上,曾出现了“五品以上,半是外族”的奇特景观。

 

阿史那社尔归唐较晚,但李世民格外器重他,委任了一个很高的军衔:左骁卫大将军,负责守卫皇宫北门、决定过大唐生死的玄武门。一年后,阿史那社尔迎娶皇帝的亲妹妹衡阳长公主,成为大唐驸马。

 

婚后第三年,阿史那社尔就作为副手,跟随唐军大将侯君集攻下了西域高昌,这是社尔当年的“势力范围”,也就是至今都富饶美丽的吐鲁番。但社尔拒绝瓜分战利品。直至李世民亲笔写了诏书,他也只收了一些别人不要的老弱奴仆和旧器物。

 

李世民给了他两个字“清廉”;将一柄高昌宝刀送给他,“毕国公”的头衔也给了他。对于唐臣来说,“国公”是一生中能得到的最高荣耀了。

 

归降十年,社尔更多的只是安分守己的驻军玄武门。放眼宫门之外,他亲眼看到了大唐动用国库资金,为战争中被掠为奴隶的汉人赎身,让他们回家耕种时;同时也看到了大唐给了突厥、铁勒、宝韦、乌罗护等异族百姓一样的“国民待遇”为他们赎身,资助他们返回家园;当一部分汉人要求把战败的突厥人迁往岭南、强迫他们改变生活习惯,开荒耕种,或者把突厥人赶到沙漠以北的苦寒之地,让他们自生自灭时,贞观君臣顶住压力,划给他们丰美的草场,让他们在本族首领的统率下,继续过着游牧生活。

 

这就是贞观之治的包容。

 

李世民的开国大将,大多死得很早。贞观后期,环顾四周,李世民有点惆怅:现在,只有这个年轻的突厥将军阿史那社尔,是可以倚重的人才了。

 

贞观十九年,李世民亲征高句丽。阿史那社尔冲锋在前,身上屡次中箭;他拔出箭头,不下战场;贞观二十年,大唐击破了漠北的薛延陀汗国,阿史那社尔是主要领军大将。李世民任命他为外交部长兼国宾馆长——鸿胪卿;贞观二十一年,继李靖之后,“天可汗联军”要选新的总司令,这个职位落到了阿史那社尔头上。李世民宣布,出征西域,对阵西突厥的昆丘道行军大总管,依然是这个突厥王子。

 

当场就有人嘀咕:一个突厥王子,又统治过西域,带的兵还是铁勒族的十三部兵马和突厥族的十万骑兵,这一去,还不是天高皇帝远,叛唐自立?

 

但拥有开阔胸襟的李世民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”对属下推心置腹,对一些贬损充耳不闻。于是,十几万的“大唐天可汗联军”开到天山山脉。一群“大杂烩”的各族士兵,奋勇征战。冲在最前面的,还是那个高鼻深目、异族脸孔的阿史那社尔。

 

破处月、处密,占龟兹都城、大拨换城五座城邦,击退西突厥军队于碎叶川西,虏龟兹国王和贵族,押于阗国王入长安……这一战,震动了整个西域中亚,700多座城市争先恐后地归附。于是,阿史那社尔在西域设“四军镇”。大唐的疆界,推进到帕米尔高原和中亚。

 

贞观二十三年,阿史那社尔凯旋之时,李世民已在弥留之际。五月,“天可汗”与世长辞。阿史那社尔为皇帝而战,却眼睁睁地看着皇帝闻捷报而死。他做了毕生之中,最像突厥人的一件事—毁容自残,请求殉葬。

 

新皇李治没有答应阿史那社尔,但把他和贞观年间归附的其他13位外族君主的模样,雕刻成“深目大鼻,弓刀杂佩”的石像,树立在李世民的昭陵墓道上。

 

六年后,阿史那社尔病逝。这位一生飘零的突厥王子,至死也没有选择回到家乡,他选择了长伴昭陵——在众多陪葬武将中,他的墓,离太宗李世民最近……

 


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。栏目:忠孝故事
本文地址:阿史那社尔的忠诚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归途的小憩,除去内心的疲惫,重温纯真朴实的喜乐,返回心灵的净土家园!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